春水长东

发现一首歌 占个tag 说一下

最近正迷林志炫的歌 刚听到一首“输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 发现歌词形容润玉和锦觅 非常合适 建议大家去听一下 歌词我贴一下 大概是疯了我

朦胧之间 彷彿我又看见你的脸
依然带着淡淡忧愁的双眼 忽隐忽现
就当全是一场梦 不必掩饰我的错
无奈的苦笑不必找牵强的理由
就让它日日夜夜刺痛我胸口
让我眼神没有焦点
泪水模糊我的视线

输了你 赢了世界又如何
你曾渴望的梦 我想我永远不会懂我
失去你 赢了一切却依然如此冷清

有谁又能让我倾心 除了你
你我之间 难道没有剩下一点点
一点曾经刻骨铭心的眷恋 让你掛念
我只能说如今我已无处可躲
当我默默黯然回首 当我看尽潮起潮落

输了你 赢了世界又如何
你曾渴望的梦 我想我永远不会懂我
失去你 赢了一切却依然如此冷清
有谁又能让我倾心 除了你

输了你 赢了世界又如何
你曾渴望的梦 我想我永远不会懂我
失去你 赢了一切却依然如此冷清
有谁又能让我倾心 除了你

记录下关于练习生定义的一个闪念

晚上不着边际的放飞思绪的时候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oxlxs 结束已经半年,喧喧闹闹着有不少练习生走入大众的视线 获得关注和支持 还有多少人记得当时那100位里那些不被镜头关注着的练习生

100进60那一场 所有人都一起坐在台下 满满当当的五六排座位 看着身边一起奋斗的伙伴一位一位走到台上成为1/60 记忆最深刻的画面 是最后第60位宣布完毕
镜头扫到台下 第一排的座位几乎空了 仅剩镜头边缘还有几个练习生 而这一排最中间还孤零零坐着一位练习生 他两边的座位都空了 甚至身后都空着好些位置

第一遍看的时候 分不清这个练习生是谁 只是觉得这是哪个公司的练习生 为什么就剩下他一个人 等后来从头重温节目 勉强认出是果然天空的人 我不记得他的名字
也记不清他长什么样子 同样是果然天空的练习生 我记得小鬼王琳凯 记得胡巴朱星杰 也记得周彦辰 唯独对他 没印象 从等级测评结果与小鬼三个等级不同开始 像隐形了一样没有互动 没有采访 仿佛果然天空只有三个练习生参加节目

练习生 听着风光 没能出道一切皆是枉然 即使能够出道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被大众所喜爱 能一直走下去的 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但是被迫放弃或者从头再来的才更多 就像金字塔一般 塔尖总是瞩目的

帝女花之香夭二三事

腦洞之改編香夭
XX電視台有一檔節目 每次邀請兩組音樂人 三小時內即興對改編歌曲進行演出 歌曲選擇方式每期節目不相同
某一天 某人(就是我本人)在被一個看著眼熟的人拿著話筒攔住 說了一堆話 基本意思就是幸運的某人 要為某一期節目選擇歌曲啦。
方式是主持人在熱鬧的地方隨機選擇一位正戴著耳機的路人現場連線 要求嘉賓二選一 命運或者機會 是改編是路人被選中時正在聽的歌曲 還是自己隨機報一個數字 然後改編路人對應歌單中的那一首歌
你好 請問你是平時愛聽什麼類型的歌曲
沒有特定的類型 覺得好聽的都聽 非要歸類的話 老歌多一點
本次邀請到兩組嘉賓都是樂隊 關於選歌 機會命運二選一有沒有什麼提示
哦 樂隊啊 那機會好一點 命運是很殘酷的
這麼直接╮(╯▽╰)╭會少很多挑戰的 那我們來看看現場嘉賓的選擇是什麼~ WW樂隊執著的選擇了命運~直面艱難 不懼挑戰~現在來聽一下他們需要改編的歌曲
(耳機對著收音的話題,摁下⏸️)
女:唉惜,花者甘殉葬,
花烛夜难为驸马饮砒霜,
男:江山悲灾劫,
感先帝恩千丈,
與妻双双叩问帝安
這歌~應該是戲曲吧?
是的 粵劇 帝女花之香夭 明末清初 長平公主和駙馬爺殉情的故事
這戲曲要改編成樂隊版本 挑戰難度非常大啊 而且是粵語 歌詞就是一大難題
所以我說了機會比較好 命運是殘酷的
我們來看下選擇了命運的WW樂隊的反應 主唱一臉生無可戀(>_<) 其他成員正在捶打隊長囧rz 主唱Cc想說什麼「本來我是想選擇機會的 隊長說小姑娘(就是本人我)不可能聽很冷門的歌 就算是老歌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結果三比二選了命運」
沒想到這個小姑娘不按常理出牌啊 如果選擇機會的話 你們商量下選哪一個數字
(現場商量中)
「28 」
那我們來看看歌單的第28首歌是什麼-----星夜的離別 也是一首老歌 但是比香夭 難度簡直是天差地別啊 所以三個小時 WW樂隊 期待妳們的改編。也謝謝我們可愛的小姑娘(*^_^*)



脑洞 关于陈浩南和叶秋的
陈浩南接任龙头几年后 有了隐退的念头 想把位置交给韩滨 开始不经常出现在公众视线
叶秋出狱 宋Sir和一班手下死盯着不放 指望找出一点蛛丝马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拉人进差馆 鬼仔的阴谋 让叶秋不得不投鼠忌器 也给了警察可乘之机
宋SIR手下阴差阳错的把陈浩南当作叶秋抓进了茶馆
洪兴 叶秋 警局 都收到消息之后~